Site Overlay

_18岁魔法少女,从天空坠落

请看下文:18岁魔法少女,从天空坠落

· 魔法少女从天空坠落

  7月26日下午,一位名为AnkisHateLiar的B站用户在自己的直播中从高处跳下,随后被迅速封禁,最后在直播间里定格的画面是被老式居民楼瓷砖外墙切割的湛蓝天空。

1

  当日晚8点,相关新闻报道了这一事件。从新闻稿中不难看出,直播中发生的这起事件发生在香港天水园,这位年仅18岁的少女选择义无反顾地跳楼轻生,是因为“长期遭受网络暴力”。

  在她的B站置顶动态中,AnkisHateLiar自称“依奈”,是“魔法少女”;她平时偶尔会直播画画或者玩游戏,“正在学习如何成为一位优秀的虚拟偶像”。

2

  依奈没能等到正式套皮、成为虚拟偶像的那一天。在她的投稿中,静静地躺着许多她用自设做的meme——那个白色短发红色独角的可爱女孩,再也不会有动起来的机会了。

  而她的最后一则动态就发布在在7月26日当天,内容是希望自己的朋友和粉丝们能够帮忙进行一个投票——投票的内容是“解不解禁金头解相关”,而她希望“继续禁”。

  许多证据表明,发布这则投票的微博用户“康帕斯隔空喊话bot”(即接受音游《COMPASS》相关投稿的隔空喊话bot)及与之相关的被称为“厕妹”的亚文化圈子很可能就是前述“网络暴力”的源头。

3

  事实上,“bot”这种形式的社交媒体账号在中文互联网出现的时间并不算太长。这些账号的初衷是发布网友投稿的、与某一个主题相关的内容,同时一定程度上表达自己的情绪倾向。比如,“诗人bot”几乎每天发一段优美的诗句,人们在评论区指出出处并交流感想,呈现出一种良好的互联网生态。

  而后续出现的“隔空喊话bot”则通常被用于在互联网上发布一些不好实名发布的过激言论。由于匿名投稿的性质,各类隔空喊话bot成为一些人发泄负面情绪、倾倒网络垃圾的场所,因此常常被称作是“厕所”。

4

依奈的自设

  当然,视对应的圈子不同,这些bot的功能也有很大的偏差。比如,某些明星偶像相关的bot就含有大量发情内容,一些网络游戏bot中的投稿也并不全是匿名信息,这些就是题外话了。

· 厕所与厕妹

  既然是厕所,防止赛博秽物影响到外面的人也是重要的原则之一。一般来说,投稿人都会采取一些谐音来规避微博在广场被搜索到的风险;而浏览量较高的厕所自然也会有一定程度的审稿和来自“厕友”的监督——但很显然,刚刚提到的“康帕斯隔空喊话bot”(下称康厕)和在此“如厕”的厕妹们并不在此列。

  据信,厕妹由“餐券女”(惨圈女)发展而来。这些大多未成年的女孩认为自己生活不幸、有心理疾病,可能以嗑药(通常是感冒药、晕车药)表现自己的独特性。由于身处不幸的绝望之中(自认),她们自然而然地对“幸福”那一侧充满了仇视。一个典型的厕妹会将精神健康的人称为“健人”,咒骂那些在互联网分享幸福(在这个方面又通常与物质有关)的人,高呼“她偷走了我的人生”。

5

被开bot团建的网友

  而无底线的匿名bot恰好提供了她们在公共场合发泄自己“惨”的平台。她们混迹于各个小众厕所,和与自己有同样境遇的“宝宝”、“老公”抱团取暖,自称“厕妹”,以输出负面情绪获取赞同和安慰来拯救自己的精神状态。

  而这次成为输出目标的,正是依奈。

  回到那则投票的内容,在这个圈子的语境中,“金头解”就是“金头姐”的蔑称,指代的是依奈本人;而这个侮辱性称号的来源,还要追溯到整整两年前,依奈在《COMPASS》某个赛季中在社交平台上放话“打不到金头就紫砂”(金头是赛季结算排名前十的奖励)。

6

  根据依奈生前朋友、微博用户“敬畏生死-”梳理的事件始末,这场纠纷最初始于今年4月底,康厕举办了一个名为“哀悼杯”的活动,限定使用的两个角色(露露卡和莉莉卡)刚好是依奈的两个“推”,她决定参加此次活动,因此进入了康厕建立的QQ匿名群,却被某名厕妹认出是“金头解”,从此开始了悲剧的序章。

7

露露卡和莉莉卡

  这位名为“重生之我是公公”(另有账号“清纯片目电子女仆”)的厕妹长期多次在个人微博发布对依奈的发泄和辱骂(起因是她看到依奈说她家存在“佣人”,仇富心理作祟,可能认为对方是“偷人生”的“健人”),说依奈应当“愿赌服输”,履行“承诺”。

8

9

  在依奈母亲与她沟通后,“重生之我是公公”甚至还模仿她母亲的口吻发依奈的讣告。不仅如此,她还指责依奈在B站动态发布的内容没有给她的ID打码,最终拒绝删除相关内容。

  依奈在7月26日晚17时24分定时发布了一则说说:“如果你看到这一条说说,证明该号主已自杀,如果没有死,号主会在后续删除该说说。希望来世一切平安。”

10

最后一条说说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