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Overlay

第二梯队抗增长大旗,4月新能源汽车销量带来什么启示?

上海给出两份复工“白名单”之后,新能源汽车品牌们也给出了一份意料之中的销售和交付成绩单。总结而言就是,“跌得少就算赢”。其中,一些二梯队车企的表现反而更出色。

4月中旬,李斌、何小鹏、余承东纷纷发声,这也让外界对汽车行业的滑铁卢有了心理准备。二季度即将过半,它也大概率不是新能源车的幸运季。不过,车企从这两个月能学到什么,倒很可能关系到行业在下半年,乃至更长时间里的发展。

供应链致订单踩下刹车

截至发稿,主流新能源车企的4月成绩单如下(部分车企口径为订单量):

零跑9087辆、小鹏9002辆、哪吒8813辆、蔚来5074辆、理想4167辆、合创3084辆、极氪2137辆、极狐1140辆。

显然,新势力们的萎靡是情理之中,小鹏尚有余力,理想和蔚来压力或偏大一些。在供应链中断的情况,保证产品生产不“掉线”是一件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尤其是汽车行业在正常情况下也不会对零部件库存做大量超额储备,主要是制造业对囤积、存货都较为敏感。

出人意料的信息也不少,比如零跑首次交付登顶,以及齐跌态势下,合创基本持平3月,极氪的成绩还在上涨。

从新势力传统三强出发,“蔚小理”交付量分别环比下跌49%、42%、62%,同比变化则分别为-29%、75%、-25%。

小鹏P7交付3714辆,小鹏P5交付3564辆,小鹏G3交付1724辆。小鹏显然保持了最大的稳定性,但最热门的P7受减产影响最严重,环比下滑近六成。因此,虽然跌幅小,但损失其实不低。要知道,3月,仅小鹏P7就交付了9183辆。

相比之下,蔚来CEO李斌在4月初就发出预警:“一辆车差一个零件都没法生产。”受供应链影响,4月9日蔚来整车生产暂停。从4月15日开始,合肥生产基地正逐步恢复生产。目前供应链情况相比4月份略有好转,整体压力逐渐减轻。

最“忧伤”的应该是理想,理想L9箭在弦上被疫情打断,理想ONE依然被消费者看好,但从理想创始人兼总裁沈亚楠对4月交付量的下滑回应可以看到难处:“理想汽车常州基地位于江苏常州,处于长三角中心地带,而理想汽车的零部件供应商超过80%分布在长三角地区,且其中很大一部分位于上海、江苏昆山。”

“受到长三角疫情的影响,位于上海和江苏昆山等地区的部分供应商无法供货,有些供应商甚至完全停工、停运,导致现有零部件库存消化后无法继续维持生产,这对理想汽车 4 月份的生产造成很大影响,导致部分用户的新车交付延期。”他说。

相比之下,二梯队在4月小胜了一把。

零跑交付量环比仅下滑9.7%,零跑科技CEO朱江明对外表示,只是“上半个月疫情不太严重的时候抓得比较紧”;极氪4月订单环比增长19%,并且官方透露单月新增订单创下历史新高。

合创4月3084台订单量和3月3016台基本持平,原因是和小鹏P7类似的爆款战略——合创Z03。在13万元-17万元的售价区间内,合创Z03堪称“六边形”战士,车机、动力系统、续航都是一线水准,而且性价比突出。值得一提的是,截至2022年4月底,合创已累计建成线下店179家,覆盖120座城市,需求和渠道保障都有分散优势。

零跑、极氪、合创乃至小鹏,这些逆势依然稳健的选手,给行业带来哪些启示?

逆境抗压的启示

下滑最严重的车企,无非因为供应链问题都是“环上海”。反过来看,情况没有那么紧张的车企,首先就是区位距离保住了整车产能。

具体来看,小鹏主要基地在广东肇庆,零跑第一工厂在浙江金华,哪吒的工厂在浙江桐乡、宜春,合创和小鹏同属广东系,产能和预备产能在广州南沙、浙江杭州。

必须承认的是,供应链具有天然集聚效应,所以整车依然需要分散的供应链企业来完成生产。例如,小鹏就有部分电机相关供应商位于上海,因此就会库存耗尽后产能受到影响。而理想即使工厂不在常州,也会像蔚来一样,面临供应中断。

尽管如此,基于保证更多产能的考虑,车企扩产依然是潜在的保障,尤其是面对疫情结束后的产能爬坡卡位战和更长远的发展。今年一季度,广汽埃安广州智能生态工厂二期竣工,新增10万辆年产能;东风本田在武汉签署年产能12万辆的电动车新工厂投资协议;一汽奥迪年产能15万辆的吉林新能源工厂也已备案。

这方面的王者是比亚迪,根据官方披露的投产等信息,比亚迪今年至少有合肥、济南、郑州、襄阳等地、服务于旗下不同车型的超过6家新工厂投产。而和新势力不在一个层面竞争的比亚迪,四月销售了105475辆乘用车,同比大涨136.5%,其中DM混动48072辆,EV纯电为57403辆。

而比亚迪带来的启示,就是“双冗余”,其一正是产能冗余,其二则是供应链冗余。

理想创始人李想4月发了一条朋友圈,呼吁汽车品牌深入供应链,关注、援助经常被忽视的低线供应商。它们最容易被外部侵扰影响,但也是不可或缺的一环。疫情让车企更加确定,需要与供应商加强沟通与合作,互相扶持、抵抗风险。

另一个角度上,也只有丰富的供应链生态,才能让车企有更多选择,不被产业链稀释利润。物以稀为贵,技术、资源、产业关系都是如此。对一家企业而言,如果因为短期利益放弃的一些东西,可能在不远的将来反过来成为对自身的一种桎梏甚至威胁,那么它更需要三思而后行。

对制造业而言,稳定关系生死,而一个节点的波动会影响整片网络。合创汽车所处的南沙区,正积极促进第三代半导体与新能源汽车产业融合创新。从晶圆生产到芯片设计、封装及应用,全产业链“近在家门口”。当车企扩大布局,与当地政府、行业机构一起培育区域性供应链生态会成为更明确的重点。以分散集群的星星之火,燃尽疫情阴霾。

同时,这也是加强核心技术力量的时机。比亚迪的刀片电池依然是行业独树一帜的存在,它也是国内唯一一个拥有IGBT完整产业链的汽车企业。无论是日常还是特殊情况下,自主能力更强的厂商,发展会更游刃有余。

行业承压看点或在下半年

虽说4月受疫情影响,为不少新能源汽车的Q2销量表现浇了盆冷水,但这也将是一个以恢复和蓄力为主旋律的季度。

乘联会秘书长崔东树表示,二季度车市压力大,形势异常严峻,其走势与疫情下的上海恢复速度相关性较大,全年预计零售实现零增长。5月5日,他再度发文认为,“作为唯一没有普及的消费品,乘用车消费持续低迷,促进车市消费需要更多的措施。”

在方式上,由于政府资金压力也比较大,所以应该发挥个人所得税购车减税效应,拉动汽车消费增长。

消费端,政策确实已经在行动,希望Q2能呈现积极效应。4月25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进一步释放消费潜力促进消费持续恢复的意见》,提出支持新能源汽车加快发展。江西省于4月28日宣布,5月1日至7月31日筹集政策资金7600万元支撑汽车展销,个人消费者摇号可抽奖补贴。

4月29日,广东省发改委公布政策,从5月1日至6月30日,购买新能源汽车上限补贴10000元/辆,广深两市再添4万个购车指标。

生产端恢复元气则需要企业和多方积极配合。博世中国总裁陈玉东5月1日表示,复工有两个问题,一是闭环管理员工不足,复产工厂的产出不够;二是各级供应商复产太慢。简而言之,总能力恢复不足,并且传导太慢。他建议取消“白名单”,加速复工复产。

华西证券汽车行业首席分析师崔琰认为,复产后工厂的产能弹性还是比较大的,加班、两班倒的方式有望补上前期供应缺口,但产能恢复也会在6月左右。5月6日,多家媒体报道,特斯拉正希望从5月16日开始在上海工厂实行两班制,尽快让产能回到政策轨道。

如果参考一季度和四月,性价比品牌如零跑、合创等,可能更快找回自己的节奏。定位更豪华的蔚来正和合作伙伴一起满足订单需求,而和长三角关系更紧密的理想,则更需要关注疫情控制和复工复产。但无论如何,车企不会让危机仅仅是危机,查缺补漏、夯实基础,一切都在默默展开,这也是一场别样的竞赛。

文章来源:美股研究社(公众号:meigushe)旨在帮助中国投资者理解世界,专注报道美国科技股和中概股,对美股感兴趣的朋友赶紧关注我们

第二梯队抗增长大旗,4月新能源汽车销量带来什么启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